法學家姜明安老家行:白水江邊憶往昔

發布時間  2019-05-23 11:35:43

汨羅時刻報道(記者 楊莎莎 胥揚)推掉幾個重要活動,知名法學專家姜明安從北京趕回老家——湖南汨羅市白水鎮。他應白水鎮黨委、政府及家鄉父老邀請,回家觀看5月18日舉辦的2019環洞庭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熱身賽暨湖南省自行車聯賽(西長站),并擔任嘉賓為獲獎選手頒獎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_??.jpg

在汨羅白水鎮舉行的賽事中,姜明安接受媒體采訪。

“能舉辦這樣高規格的體育賽事,充分說明了家鄉黨委、政府足夠重視體育活動,重視群眾健康,也說明家鄉有魅力、有吸引力,賽事組織方慧眼識寶地?;崮訓?,我必須趕回來觀看?!碧鈣鷲獬∪?,姜明安滿滿的激動和自豪。

1978年離開家鄉赴北京,41年了,姜明安鄉音未改,習慣將白水江喚作白水gāng。在他的記憶里,許多故事都與這條江有關。

清早江中“撈魚蝦”,晚上和哥哥舉著煤油燈去“扎泥鰍”。1965年,白水江漲大水,家里的土磚房塌了,村里人都來幫忙修房子。姜明安被安排晚上守材料,結果他喊小伙伴打了一晚撲克,第二天去鎮上買釘子時,趴在李公橋橋礅上睡著了,因此挨了爸爸一頓揍……

“我小時候最愛干的事是看書,學校圖書室的書大部分都看了?!鄙倌杲靼捕允楸居兇徘苛業目釋?,甚至癡迷到放學不回家,直接躺稻田里看書到天黑。

“那時候,家里吃也愁、穿也愁。三年自然災害時,我們六兄妹加媽媽七口人(爸爸在縣城做搬運工人),每人每天只有二三兩米的口糧,靠挖野菜、紅薯葉等熬粥勉強度日。大哥二哥小學都沒讀完,就輟學回生產隊掙工分,養活全家?!?/p>

然而,姜明安覺得當年自家因貧農出身,僅僅是物質上受苦。而那些“五類分子”卻還要忍受歧視、打罵,心靈上更苦?!暗蹦晡宜淙幻揮寫蚵罟謇嚳腫印?,但確實歧視過他們。我為他們、特別是他們子女那時受到的苦痛、煎熬深感遺憾。這也是我后來追求法治,追求公平正義的一個重要原因?!?/p>

1966年,“文革”爆發,學校停學鬧革命,還在上初二的姜明安被迫中斷學業,“搞運動,到處串連,步行去長沙看大字報……”1969年,部隊到公社招兵,姜明安被選中,去部隊當了4年兵。

???71???????????(???????)_??.jpg

1971年,姜明安守衛武漢南湖機場。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串聯、當兵、在鄉下參加社教工作隊的那些年,姜明安沒有放棄自學。1975年9月,他考進了縣辦的“五七”大學,在洞庭湖畔的磊石灘砍蘆葦圍湖造田。在學校老師任建民的幫助和輔導下,他補上了高中階段的數理課程。

1977年恢復高考,姜明安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。此時,他已被分配到汨羅縣天井中學執教高中畢業班語文和政治,并任班主任。每個月工資39元。

當從報紙上得知文革中的“老三屆”初中、高中畢業生也可以參加高考,他高興壞了!和學生一起踏上高考征程,姜明安為自己定下目標:考一流大學,非一流大學不上!

???????????????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_??.jpg

姜明安的準考證。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1977年10月汨羅縣高考考場上,在“心中有話對黨說”的命題作文里,姜明安恨不得寫盡他十年的苦盼和希望祖國強盛、人民生活得到改善的愿望。

有志者,事竟成。姜明安如愿以償考入北京大學,這一年,他27歲。當年天井人民公社的趕考隊伍里,還有后來的著名作家韓少功。

高考志愿上,姜明安填的是北大政治專業。他希望通過學習政治,改變中國的政策方向,以避免千萬人再過上“文革”那種苦不堪言的日子。

1978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_??.jpg

1978年,家人歡送姜明安上北京留念。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“學法律是組織安排的,我們班83個人,超過半數第一志愿不是法學?!蹦鞘?,法學專業是絕密專業,全國只有三所大學開設,共錄取180人。分高學優、根正苗紅是法科學生的選拔標準。

于是,姜明安的同學里,有軍人、農村支部書記、中小學教員、地方黨政機關工作人員……班上最小的17歲,最大31歲。不同的思想在這里碰撞出火花,形成了北京大學法律系77級獨特的精神氣質。

姜明安精心保存著一張大三時的黑白照,坐在前排中間的長者是已故的憲法、行政法和政治學前輩龔祥瑞先生,其時在北京大學法律系任教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_??.png

龔老先生的左邊是姜明安,右邊是陳興良(北大著名刑法學教授)、王建平(涉外大律師)。后排從右至左,依次是李克強(現任總理)、王紹光(先后任美國耶魯大學、香港中文大學、清華大學教授)、李啟家(武漢大學環境法教授)、劉鳳鳴(先后任美國微軟、通用等公司駐華或駐亞洲專區代表)、陶景洲(美國德杰律師事務所駐京代表處代表、大律師)。

大三時,姜明安聽老師龔祥瑞講到,國外有一種叫動態憲法的法,可以有效控制政府權力的濫用,有效保障公民權利不受公權力的侵犯,謂之“行政法”。

在老師的影響下,姜明安選擇了行政法學作為專業。1982年,姜明安留校,成為當時北大唯一教授行政法的老師。當時,中國還沒有一部真正稱得上“現代行政法”的法律。

1984年,姜明安初踏行政立法大門,參與起草“國家工作人員法”(后來的《國家公務員暫行條例》和現在的《公務員法》)。

1986年起,姜明安又參加了全國人大法工委組建的另一個立法小組“行政立法研究組”的工作。先后起草了《行政訴訟法》《國家賠償法》《行政處罰法》《立法法》《行政許可法》等行政法重要法律的試擬稿,對我國行政法體系的建立和初步形成起了關鍵性的作用。

“最難的就是《行政訴訟法》的起草,那時候大家不理解,為什么要搞一個‘民告官’的制度,反對聲很大。但這是商品經濟和民主政治發展的必然趨勢?!?/p>

1986年,北京這邊還在起草《行政訴訟法》時,姜明安的老家——湖南汨羅成立了全國第一個基層法院行政審判庭。30多年后談及此事,姜明安很認真地說,“這是汨羅縣委‘違法’做了件好事。因為地方政府沒有權力在一個地方、一個法院,設立一個法院組織法上沒有規定的審判庭?!?/p>

1989年,《行政訴訟法》出臺,從而開啟了中國“民告官”的時代,也倒逼了一系列行政單行法提上立法議程。

一晃41年了,姜明安還留在北京大學。當年老師擔心“搞行政法會沒飯吃”的學生已經成為中國行政法的奠基人之一。

2018年底,超過北京大學規定退休年齡5年的姜明安正式退居二線。他的時間依然排得緊湊。除了研究課題、給博士、碩士研究生上課,他還參加各種研討會議,晚上還要寫書、寫論文。他負責帶隊研究的“十三五”重大項目《中國特色依憲治國和法治政府建設研究》將于今年年底結項。

“最看重的,還是希望推動《行政程序法》出臺。這部法律是扼制政府機關和政府官員濫用權力的‘緊箍咒’。只有控制住政府的權力,民眾的權利和自由才能有保障?!?/p>

盡管工作忙,回老家次數不多,但姜明安對于支持家鄉建設的各種事宜,總是傾情關注。高沖村要建學校、修路、修橋、修水塘……但凡聽到這樣的消息,姜明安總是解囊相助,“我工資不多,但寫書、講課還是有點稿費、講課費?!?/p>

畢業于清華大學的畫家陳海安也是汨羅白水人,想在白水鎮建一座藝術館和圖書館。他與姜明安聯系,希望將其藏書今后放置到圖書館來,姜明安爽快答應:“除了自己的書,我還會動員北大法律系77級全班同學捐贈藏書。上次我回汨羅,好多同學還在打聽這件事咧!”

又近一年高考了!應記者要求,姜明安也為汨羅高考生寫下一段話:“學習法學專業,就業路徑比較寬,不僅可以從事公檢法或者律師等法律直接對口的行業,還可以從政、經商。從政,可以通過推進法治改變一個地方的面貌,為一方百姓造富。經商,能夠利用所學法律知識在商界打拼,帶領所屬企業為國家強盛、民族復興作出貢獻。汨羅的高考生,如果有立志于推進未來國家法治建設和以法治從政、經商的,我鼓勵你們填報法學專業?!?/p>


3d号码预测 怎样破解手机棋牌 917通比牛牛手机版 资金盘不让提现了怎么办 澳门赌21怎么玩 程远双色球杀号 北京pk拾赛车软件下载 炸金花玩法 刘伯温6374cm资料网站 w 时时彩每天赢钱的方法 购彩网一分快三的计划软件 河北11选5计划软件 天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上买 pk10技巧 稳赚买法视频